BBC神作那么多,为何偏偏《蓝色星球2》得最高分?

2017-12-15 21:32 来源:赌博网站

BBC神作那么多,为何偏偏《蓝色星球2》得最高分?

洋河股份公司副总裁、苏酒集团贸易公司总经理朱伟介绍,在过去几年的行业深度调整期,洋河除了调整产品定位和营销策略,还通过轻资产、大数据、平台化、新技术、新零售等现代化思维和手段,寻求颠覆式创新。

BBC神作那么多,为何偏偏《蓝色星球2》得最高分?

BBC纪录片《蓝色星球2》成为豆瓣历史上评分最高的作品分,它被提及最多的形容词是美到窒息。BBC神作那么多,为什么偏偏《蓝色星球2》能得这么高的分数呢?先来看几组数据:长达4年的拍摄时间,摄制组共经历125次探险,访问39个国家,执行125次探险,摄制组的水下拍摄时长6000多个小时,足迹几乎踏遍了世界各地的大陆和海洋,甚至包括南极冰盖下1000米深的海底。分绝不是偶然,背后承载的是沉甸甸的付出。

纯粹又治愈的生命旅程《蓝色星球2》的独特魅力在于使人类放下了文化、习惯、立场和其他一切差异,空前一致地坐在同一块屏幕之前,屏气凝神地观看。

英国自然学家戴维·爱丁保罗夫曾说,没有一个孩子会对自然的奇迹无动于衷。如果你失去了对自然的热情,你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人性更珍贵的东西。

而片子里常常见到的神奇画面人类前所未见的场景或动物行为,超出源自于进化的人类想象力。

如果说吕克·贝松的剧情片《碧海蓝天》将海洋诗化成萦绕在生命中至美的幽蓝,那么《蓝色星球2》则不断提醒我们:在广博的自然面前,俗世烦恼狭隘到不值一提。然而,纪录片将那些具象的画面做得越美,那么海洋生物即将的消亡也就越悲壮。从当初一片血腥的《海豚湾》,到不无悲观气息的《海洋》,众多关注海洋的纪录片都越来越紧扣环保这一主题,在《蓝色星球2》中也有痛心一幕。摄制组在蜥蜴岛安装了一台固定摄像机来监测,亲眼见证了珊瑚的白化,受观测的珊瑚礁大约90%的分支珊瑚出现白化并且死亡,白色的骨骼全部裸露在外,可以说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珊瑚礁死亡事件。没有说教,却直接将景象扑面而来,这大抵比千言万语更为有力。海洋本来在世人看来是绝对黑暗与宁静的,但《蓝色星球2》却展示了一个如热带雨林般充沛的世界,如科幻诗歌咏叹的世界。它提醒我们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碧蓝无际的海洋:那里隔绝了尘世的一切喧扰,复杂,颠倒,纠缠,只有无边无际的蓝色,宁静,包容。新技术美到窒息在《地球脉动2》制片人冈顿看来,海洋题材是拍摄陆地难度的五倍。水下拍摄意味着要完全听任海洋的摆布,要承受来自潮汐、洋流、海风、海浪、深海压力和能见度低等各种极端挑战。而著名摄影师罗伯特·卡帕曾说,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,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。那么,《蓝色星球2》用了什么方法靠得更近?答案是新新技术、新方法、新物种,还有新的科学和科学家。在拍摄方面,《蓝色星球2》与第一部间隔16年,设备从16mm胶片摄像机变成了6K高清数码摄像:在第一季中出镜的许多奇幻生物,在纤毫毕现的微距摄影中再次得以呈现。BBC还租用数台深海潜水器,可以比以往下沉得更深,待得更久。在澳洲大堡礁拍摄珊瑚礁时,为了探寻隐藏在珊瑚礁各个角落和缝隙中的微小生物,摄制组研发了专门的探测摄像头。,捕捉到人类肉眼从未见过的夜光浮游生物。在视觉呈现方面,视频播放平台自主研发的视频增强技术TIE(钛),也让令人屏息的画面得以完美呈现。可以说,没有大胆创新的技术支撑,视觉效果的惊艳效果也大打折扣。BBC为品质不计成本《蓝色星球2》背后是BBC的品质保证:作为纪录片产业中的龙头老大,它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成立了专门团队。它能动用大量资源,用最尖端的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,完成大量耗时巨大花费惊人的拍摄工作。连一向乐于善于自嘲的英国人也毫不避讳,自己是此类制作中当之无愧的顶尖力量电视节目内容每年产量约为100个小时,广播内容50个小时,是世界上最庞大的野外题材纪录片生产库。《蓝色星球2》的灵魂人物是91岁高龄的主持人戴维·阿滕伯勒爵士,他89岁时还曾坐潜艇深入大堡礁,创下世界最深潜水纪录。65年前,他以一个年轻博物学家的身份拿到BBC工作邀请,63年前,他开创了电视博物学纪录片这个类型的节目《动物园探奇》。他的声音和赵忠祥老师在《动物世界》里那句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一样充满智慧和磁性,向我们诠释生物界万千奥秘的布道。此外,《蓝色星球2》在全球范围内挑选人才,并利用他们独特的专长和技能。比如有些人更适合寒冷水域,有些人更适合南极拍摄,还有些人熟悉水上航拍技巧。而这些优秀的人甚至会不计成本地努力为了拍猪齿鱼Percy利用珊瑚礁撬开食物蛤蜊的画面,摄制组跟了它两年多,还专门花费了100多个小时在水下拍摄它的日常活动路线。南非渔民传说有一种名叫浪人鰺的食鸟鱼,能够像导弹一样弹射而出,捕食空中的海鸟。即使20年来没有图片或视频来证实这种海鸟的存在,但导演觉得值得冒险。于是,《蓝色星球2》一行四人带着800公斤的拍摄装置来到塞舌尔的一个偏远环礁,整整一周,一无所获。后来幸好在了解这种鱼的当地向导彼得·金建议下,摄制组前往一个偏远海滩,在每个月涨潮的那几天,伺机等待浪人鰺靠近海岸。最终,固定在三脚架上的摄影机,成功拍摄到浪人鰺的捕猎场景。为了拍摄到深海小鱼灯笼鱼,整个团去了一片曾经出现过灯笼鱼的澳大利亚海域,在那里足足等了三周,什么也没拍到,因为全球变暖等原因灯笼鱼不再出现。一年半之后,有人说在哥斯达黎加看到过这种灯笼鱼,于是团队赶赴过去,最终拍到他们。然而,从前期准备到拍到素材,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年时间。摄制团队不仅要不计时间地等待,还会面临生命危险。摄制组驾驶潜水艇下潜到南极深海1000米深处,当时水温低到零下度,潜水艇受低温影响运行出现问题,在450米的水下,潜水艇突然漏水了。然而,返回海面需要45分钟,好在驾驶员花20分钟找到了漏水原因并修补好,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强大的制作团队,灵魂人物掌舵,不计成本的时间、金钱和新技术……这部杰作的诞生似乎是命中注定的。

(责任编辑:神印王座 )